培育產業基金 充實財政工具箱

產業基金對浙江來說並不陌生,早在1993年就成立了浙江省科技風險投資基金,2009年成立浙江省創業風險投資引導基金。2015年,我省又作出重大決策,省政府拿出200億元設立轉型升級產業基金。與以往不同,此次產業基金不僅是過去投資基金的升級版,更是對財政資金分配方式由「補」到「投」的顛覆性改革,直接觸動了財政專項資金「給予式」分配的「乳酪」。

改革的過程就是一個觸動「乳酪」的利益博弈過程,此進必有彼退。在推進產業基金過程中,我們清晰地看到財政專項資金在逐步從競爭性領域退出的身影。2015年,我省有不少地方已經在探索如何壓縮財政專項資金轉而設立產業基金,有的縣市甚至是以每年削減20%財政專項資金的速度在推進財政資金分配方式改革。與此同時,我們也清晰地看到財政支持經濟發展的「工具箱」在不斷長進,財政扶持產業發展的資金由傳統的無償補助轉變為有償、循環使用,有效緩解了經濟新常態下地方財政支出的壓力。

不過,產業基金的推進過程也是一個不斷破除人們疑慮的過程。起初,不少人擔心產業基金投資會不會像傳統的投資基金一樣「無利不起早」,更加關注和投資處於發展期、較成熟或預IPO的項目,而對孵化類、初創類投資項目較為謹慎,甚至遠離,出現「市場失靈」。通過建立子基金的績效評價考核體系,這種現象得到有效控制和正確引導。在這方面,小微企業最有發言權,產業基金的投資普惠性讓小微企業也獲得了「第一桶金」。不難發現,過去我們的財政扶持資金絕大部分流向了大企業,設立產業基金調整改變了傳統的扶持方式,通過發揮政策導向作用,以市場化運作為基礎,一些創新能力強、市場前景好、發展空間大的孵化期和初創期的小微企業同樣享受到了創業投資、天使投資的「甘露」。寧波市天使投資引導基金投資的100多個項目中,收入在500萬元以下的項目佔60%,其中目前沒有一分錢收入的項目佔23%;寧波市創業投資引導基金投資的近200個項目中,投資初創期項目佔比超過30%。

當然,也有人擔心,產業基金很可能會成為一隻不會下蛋的「母雞」,只有投入,難見產出。但是,我們的成功實踐再次證明由政府主導的產業基金已經成長為一隻能夠「明時勢、提信心、下金蛋」的「母雞」。

從明辨時勢看,產業基金以公益性為導向,扶持創業創新,知進知退。2011年,蕭山區創業投資引導基金跟進投資3個項目,其中對杭州賽昂電力有限公司的投資跟進5年之後,於今年1月以投資本金加銀行基準利率的方式順利退出,完成了產業基金從投資—存續—退出的完整循環。

從提振投資信心看,堅持政府引導、市場運作,以引導基金、母基金、子基金為架構的產業基金,架起了產業資本與民間資本的對接橋樑,激發了民間資本投資活力。至2016年8月底,全省政府產業基金總規模已超過千億元,設立子基金直接和間接帶動社會資本的放大倍數分別達4倍和10倍之多。蕭山區財政一期出資1億元設立產業基金,參與投資3個子基金,已帶動社會資本近23億元,財政資金對社會資本的撬動明顯增強,社會投資信心明顯提升。

從投資成效看,部分產業基金投資項目已經開始下出「金蛋」。2015年,杭州市天使夢想基金資助杭州虛現科技有限公司500萬元,此後公司快速成長,僅一年左右的時間,公司估值達到1.2億元,秉承「扶一把、送一程」原則,2016年上半年天使夢想基金及時行權退出,退出時收益率達156%。寧波北侖區產業基金投資金帆公司的東方電纜,目前東方電纜已成功上市,投資回報近6倍,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